【优管人四之三】16岁改编九把刀《那些年》方志勇拍妙趣片娱人

2020-06-12
    895浏览
【优管人四之三】16岁改编九把刀《那些年》方志勇拍妙趣片娱人【优管人四之三】16岁改编九把刀《那些年》方志勇拍妙趣片娱人【优管人四之三】16岁改编九把刀《那些年》方志勇拍妙趣片娱人【优管人四之三】16岁改编九把刀《那些年》方志勇拍妙趣片娱人【优管人四之三】16岁改编九把刀《那些年》方志勇拍妙趣片娱人【优管人四之三】16岁改编九把刀《那些年》方志勇拍妙趣片娱人

这是一个网际网络当道的时代,本地知名YouTuber方志勇便是在这时代下成长。他13岁时接触网络游戏,后来更为了记录游戏画面而自学剪辑影片;16岁时,他开始用相机拍摄他人生首部短片,并改编台湾作家九把刀的电影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记录中学生活景象。

中学毕业后,他前往新加坡担任空少。两年间,他翱翔在各个国家的上空,看着各国与大马迥异的文化景象,却始终觉得内心缺了一块而空洞。他反覆地问自己,这片天空真的是他的归宿吗?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,于是,他辞掉工作回马攻读广电系。

曾当空少现为全职YouTuber

所谓命运无常,当他决心重返校园时,上天却和他开了个玩笑,他的父亲与外婆相继在6个月内离世。当时,为了返回实兆远陪伴父亲与外婆度过最后的日子,他决定暂停学业。

“我是长子,家人都很疼爱我,加上我从小由外婆带大,关係很亲暱。因此,当父亲与外婆相继离世后,我一度陷入悲痛之中,无法走出阴霾。我不断反覆问自己,人生究竟有什幺意义?人生苦短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后来,我发现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让自己每天活得快快乐乐,便是我所追求的人生意义。”

在至亲的丧礼结束后,他本想回归校园生活,但因错过了数个学期的课程,必须等待3个多月才可重新修读有关课程。在这段期间,他渐渐把过往拍摄的短片上载YouTube,并且经营个人频道CodyHongTv。

“拍摄影片是我的兴趣,而恰好YouTube是网络影片分享平台。一开始,我对YouTube也没有抱期待,只是随着观众的点阅率剧增,才让我改变心思决定休学成为全职YouTuber。就算今天没有YouTube,我也会以其他网络平台作为影片分享平台。”

回望他18岁到新加坡担任空少,20岁回马读书,21岁休学成为全职YouTuber。在这短短4年间,他的人生如跑马灯般迅速转换。成为YouTuber是一个无心插柳的过程,如今他则努力营造“柳成荫”的结果。

“YouTube是很自由的影片分享平台,所以我选择在这个平台上发展。YouTuber则是我很喜欢从事的行业,一来我喜欢拍摄和剪接影片,二来观众的点阅率也为我带来收入。可以一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又可以赚钱,这样人生会很开心。”

愿拍短片娱乐大众

方志勇说,网络创作者除了以网络为发布作品的平台,同时也希望藉由网络的便利性与开放性,吸引海内外的同好。对YouTuber来说,如何製作一部可以吸引观众的短片,同时又保留自己的创作风格,则成了他们不停探索的问题。

“对我来说,我的创作目的是希望可以娱乐大众。其实,我很喜欢看文艺片、哲学类书籍与电影,并探讨艺术形式。坊间一直有所谓的‘清流派’YouTuber,他们的影片多是提供人们思考的空间,富含思想营养价值。相形之下,或许有些人会觉得我的影片很‘废’,缺乏意义。”

然而,他认为“废片”并非毫无意义。他说,这个世界上有不同喜好的观众群,而他短片的风格恰巧吸引其中一类观众群而已。

“我的观众群普遍年龄层较低,也许是因为内容偏向娱乐性质,较少提出哲学思辨,因此青少年较容易理解。而且,青少年学业压力庞大,如若能通过我的影片舒压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曾被讥为儿童台哥哥

有人喜欢方志勇的短片,自然也会有人厌恶。由于YouTube有提供评论功能,每一支短片下都设有“喜欢”与“不喜欢”的按键,因此,观众可以自由给予评价。他的频道也曾被人嘲讽并给予负评。

“某一次,我举办快闪粉丝见面会时,现场来了许多青少年观众,因此,我一度被人讥讽为儿童台哥哥。但我不觉得有什幺问题,毕竟也有专门给孩子观看的儿童台。YouTube本就是公开性的网站,每个人都可以随意给予评价。我无法强迫他人喜欢我的作品。”

在至亲相继离世之时,他曾跌入人生深渊。如今他走出阴霾,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后,他清楚了解未来目标是什幺,也知道应该如何继续走下去,自然也就不在乎网民的负面评价了。

“我从未定义自己的短片风格,我今年才22岁而已,人生阅历有限,我也没能力拍出改变他人一生,具有启发性的影片。因此,我必须吸收足够的知识,才能将知识传达给别人。我自问现在还吸收得不够,所以,我不断的自我增值。我相信影片风格会随着年龄和阅历而改变。”

付费聘人当剧情片演员

方志勇披露,拍摄不同类型的短片需用到不同的人力与资源。一个人可独力完成拍摄生活类型短片,但若是拍摄剧情类短片或是翻唱音乐影片,则需要付费聘请专业人士助力。

“可能我也曾短期从事过影视业,因此可以理解製作团队的辛苦。虽然我拍摄的是网络短片,但不代表可以免去支付所需人力的费用。付费,是对工作人员的尊重。但为了节省人力,在拍摄前,我会先画好镜头运镜,勘察地势,制定拍摄流程表。毕竟每次出门拍摄剧情短片,都是一群人,所以尽可能不耽误别人的时间。”

经已成名的YouTuber多会吸引厂商寻找合作,他亦然。但他对于影片质量有要求,且不想厂商介入他的创作内容,或是佔用太多时间拍摄短片,因此,他多会拒绝厂商的邀约。

他说,只要YouTube的点阅率还足以支撑他的日常开销,他便会尽可能不与厂商合作。

“YouTuber的运作模式类似一人打理的电视台,它有固定的观众群,自然也会吸引许多厂商,希望藉由我们达到宣传效果。然而,当商业合作接到一定数量时,会不会因此荒废原本的YouTube频道呢?这便是接下来YouTuber所需要思考的问题。”

中二用手机拍摄警匪片

就读中一时,方志勇便沉迷网络游戏,并被游戏内美轮美奂的特效景象与动人的故事情节吸引,于是,他开始动手学习剪接影片,希望藉此记录游戏历程。随着时间推移,他对影片产生许多想法,希望可以亲手拍摄一支短片。

“其实,我在中二时就曾用手机在校园草场上拍摄警匪片,只是当时没有使用所谓的运镜、换镜、调色等技巧。而只是认认真真的拍摄这些影片,至于我正式拍摄的第一部影片则是改编自九把刀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的短片。当时,我不断央求妈妈为我买一部相机,结果妈妈和阿姨两人合力买一台相机送我。”

拿到相机后,他便急忙筹备短片的拍摄工作,从找演员、场地一併包办。当时他年仅16岁,距离中学毕业只剩下一年时间。为了纪念这段青葱岁月,他决定与中学同学合力拍摄短片。

这段为时约10分钟长的短片,最终在网络上引起轰动,至今已累积九十多万的点阅率。

“虽然我是家中长子,但我很感谢家人没有限制我的发展,反而只是希望我平安,开心生活就好。在马来西亚,YouTuber尚是一门新兴行业,前景还未受到认可,但家人都已接纳我投身其中的决定。”

大马YouTuber  多共享相同观众群

根据大马统计局的估算,大马今年的人口将突破3200万,其中,华裔佔23.2%,但又有多少华裔会上网收看YouTuber的短片呢?方志勇认为,大马中文的YouTube圈子小,许多YouTuber都是共享同一个观众群。

“我也希望我的频道可以拓展至其他中文人口多的国家,我的影片就放在YouTube上,世界各地的观众愿不愿意看,看不看得到,都讲究缘份。除非我与当地的YouTuber合作,否则很难在当地提升知名度。”

他认为,YouTuber圈子是“风水轮流转”,也许今日他的影片点阅率最高,不代表未来都是。

“就算观众不喜欢我的影片也没关係,因为我是在尝试。目前,我尚未拍出一部让自己满意的短片。我也总在想短片的不足之处,其实,世上应该不会有一个创作者认为自己的作品完美无缺吧。”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